会员登录

 Email:
 密 码:

那些男孩教我的事

文/Harry

 

24小时前,硬敲出来的“我们还是做朋友吧”才刚到达前男友 S的手机屏幕上。24小时后,我坐在桌前,踩着deadline的节奏赶稿子,又再次变为单身一人。

一、他叫我“大叔”

      S比我小6岁,刚上大学没多久,长的很可爱,经常叫我“大叔”。

他会每天给发微信问我“你在干嘛”,不等我开口,就迫不及待的跟我分享他一整天的事情。

他会各种喂他朋友吃“狗粮”。我们刚认识的那会儿,他没吃晚饭,我只是给他做了一碗面,他就用手机使劲拍了一通并发给朋友。他不爱吃鸡蛋,但还是吃光了碗里的荷包蛋。

他会在周末的早上抱怨不想去上课,不想我去上班。眼看要迟到后,会狠狠的在我脸上亲一口,再兵荒马乱的赶去教室。五分钟后,QQ上是他发来的消息:“你好好上班吧”。

他还会傲娇的对我说:“宝宝这么可爱,你要珍惜”。我沉默了一会儿,吻了一下他的头说“当然”。

      似乎一段关系里该有的温暖,该有的甜蜜都有了。

然而,最终,我还是提出了分手。

没有争吵,没有怨恨,只是从恋人变成了很好的朋友。

分手五小时后,朋友来酒吧陪我喝酒,跟我说:“明明相处的那么好,你丫就是被惯的,非要作逼分手”

我盯着面前的一堆杯子说:“我想要的生活不一样”。

 

二、他是我同桌

 

高一那年,我还不知道自己是双性恋。

我的同桌是个眼睛小小的,爱打篮球的男生,他叫H。

那个时候,真的是肆无忌惮的跟H混在一起。老师在上面飞速的讲着“五三高考”试题,我俩在下面一边牵着手,一边记着笔记。有时候,我会溜号偷看他一眼,他什么都不会说,用笔敲下我的头,然后,接着在草纸上演算方程式。每天下了晚自习,虽然并不顺道,这个二货硬说我们一起走。

有一年冬天,我逃课去网吧刷DNF,回来被班主任罚站。当时,学校的走廊特别冷,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拿着外套,推开门把衣服扔给我,然后,什么都不说,就一直在我边上站到放学。路过的同学,冲着我俩嘿嘿的笑,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因为一些成长经历的影响,我比其他的同龄孩子更敏感些,缺乏安全感。那个时候的我习惯了每天视角余光里是他的侧颜,习惯了自习课上睡醒时肩上有他的校服,也习惯了不再是一个人啃书本的日子。

然而,高中校园里的情感故事似乎都注定会有个狗血的结尾。

高二上学期的一天下午,我一脸蒙蔽的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忘了那天自己说了什么,又是怎么离开的那件办公室。我只记得H的妈妈哭的歇斯底里的,指着我的鼻子说:“让他离我儿子远点!”。然后,班主任跟我说,你们两个以后不要坐在一起了,快进入高三了会影响学习。还说:“你们两个要处理好相处模式,好哥们相处也要注意分寸”。

那天晚上回家,爸妈找我谈话谈到深夜。第二天跟学校请了假,去看了心理医生。为了不让老爹担心,也不想事情变的复杂,整个心理咨询过程我都没有说实话。

最后的结论就是学习压力大,好好调整就没事了。

在那之后,直到毕业,H也没有跟我认真的说过一句话。

人在很痛苦又无法改变外界的时候,就会很容易改变自己吧。我开始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准备高考上,开始将他从我的生活中剥离出去。不是那种一点点的忘记,而是告诉自己你要马上把他忘了,然后重新学会一个人生活。那种感觉就像在挤脸上的青春痘一样,当瞬间挤爆时,会有种莫名的抽离感。

 

(三)他想“上”我

 

进入大学后,我遇见了M。

M比我大一届,我们不在一所城市读书,他很帅气,但很老司机。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就套我的联系方式、生日、星座、血型以及穿多大尺码的鞋。在苦逼的练车场里,他每天都以各种借口骗我陪他吃不加麻不加辣的麻辣烫,陪他在中午的时候,顶着巨大的太阳一圈儿一圈儿的练车。一个暑假过去后,我除了晒黑到宿管大妈都不认识我了以外,通讯录里多了个天天骚扰我,给我发“晚安”的“猥琐男”。

其实,在认识他之前,我刚和一个女生分手。结束了一段无比揪心的感情。分手之后的日子挺难受的,为了防止我有不想写下去的冲动,不想详谈这段经历。当时,很矫情的认为自己不会再爱了,每天过着课上溜号,晚上回宿舍和室友吹牛逼的日子,但没人知道我过的其实不好受。

那段日子,M天天给我发微信,真的是从早到晚。开始的时候,都是老掉牙的“你吃饭了没?”,“你下课了没?”,“今天有雾霾么?”之类的。后来,变成“你咋不回我短信,是不是又勾搭学姐去了?”,或者“过年回家,哥去找你玩啊”。我每次都基本只回复个“嗯”。

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问他“同学,你这样每天骚扰我,有意思么?”。五分钟后,收到回复:

“因为哥哥想上你啊”。

那一瞬间,真的是整个地球的草泥马在我心里飞奔而过啊!一个电话打过去大声骂他:“你丫是撒比么?!”

他什么也没说就嘿嘿的笑,我说“你笑个屁!你特么早上忘吃药了么”。

“不难过了吧?现在就剩下讨厌哥哥的感觉了吧,知道你个小二货过的不好受,所以,天天逗你,想着你骂骂我能解解闷也挺好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我半天没说话,补了一句:“但想上你是真的,哈哈哈哈哈哈。”

“滚!老子特么是男的”撂下电话,我笑了笑,心里再次骂了他句“撒比”。

转眼,他开始忙着找工作的事情。和别人关心薪水,发展前景不一样的是,这货每次去看到家北京的公司招人就问我同样的一句话:“离你近么?”。只要我说:“还可以”,他就会屁颠屁颠的去面试。他还经常跟我说,他是我老公,我可以有老婆,但是老公只能有他一个之类的鬼话。

我跟他说:“老子喜欢女生”。他跟我说:“你肯定是喜欢我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说不定你就是个双的。”

当时,觉得鬼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然后,我就被现实打脸。

他被家里强行送去当兵,手机没收,平时不能用,我们的联络一下子断了。他每天的训练强度很大,只有周末能够用几个小时的手机,也都用来跟爸爸妈妈打电话了。到我这里,也只剩下了“你最近怎么样?”,“学习忙么?”之类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问候。

就这样,慢慢的,我们不怎么联系了。当我习惯了生命中有人陪伴,感情有了能够安放的位置的时候,我又变成了一个人。那之后,我喝醉了好多次,每次朋友来酒吧捞人的时候都一头雾水,不知道我咋了。

强迫自己忘掉一个人,真的好难。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真正考虑自己的性取向到底是不是女生。

 

(四)他没有给我答案

     

度过了一段漫长的疗伤假期,开学进了一个新社团。我开始追一个社团里长的很好看的女生。最后,那个女生没追到,我和她的男闺蜜J的联系却越来越多。一起约夜宵,约电影,约泡图书馆。他当时经常来我宿舍,室友们会开玩笑说:“你老婆又来找你了”

一天,他跟我说:“我是gay,你介意跟我做朋友么?”。其实,我早就猜到了。

J的微信通讯录里,我的备注是“哥哥”,他给我发微信的频率相当高。有的时候一起下自习回宿舍的路上,J会突然抱住我胳膊,我问他怎样啦,他也不说话。

然后,渐渐地,觉得他对我的感觉不一样。我开始选择了逃避,不主动联系他,不及时回他微信。但这些,他都当作没发生一样。

忘记了是哪部电影了,我们两个去看了首映。结束的时候已经好晚了,路上空无一人,我俩并排低头走着。他突然问我:“你有想过和男生发生关系么?”。我装作开玩笑的样子说:“哈哈哈,有啊,看到那边的麦当劳没?我现在就想去里边的洗手间里把你办了”。他也笑了,然后说:“还是换个好点的地方吧,比如小树林之类的”。然后,我们两一路疯闹,回到了学校。

那天晚上,他给我发微信:“改天真的可以试试哦”。可能是因为这句话触动到了,所以,喜欢了吧。当然,也可能只是想尝试下和男生发生关系。但无论怎样,从那天起,每次看到他的时候,感觉不一样了。

有一天,他又窝在我边上看电影,靠着我的肩膀,还吃着我的“豆腐”,我当时觉得好温暖。然后,那个学期期末考完试,我问他说:

“假设有个关系跟你特别特别好的人跟你表白,如果你拒绝的话,你还会和他是朋友么?”

“会呀,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好,那你就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说过好了”

他愣了几秒,抬头看着我,笑着说:“我很开心”,没有再说别的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答复。明明觉得相互喜欢而表白,却在鼓起勇气表白后,没有得到清晰的答案。之后很多时候,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对我,我觉得他在刻意回避,甚至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问过很多次“怎么了?我们是出现什么误会了么?”但得到答案都是“没有啊,我们这不挺好的”。

现在想想,其实,不过是不想背负恋人的关系罢了。

 

(五)我想说

 

坐在一家西餐厅里,抬头看看四周,餐厅里好几对情侣在约会。我坐在中间的位置,脸上似乎写着大写的“单身狗”。边上一美女服务员冲我呵呵一笑,似乎下一秒就要过来安慰我“少年不哭,站起来撸”。

我曾经有过一段不间断的和别人约会的日子。似乎是在报复,在证明给包括所有伤害过的人看:我很受人喜欢,我没你们也可以过的很好很好,是你们不珍惜。不过,慢慢的我累了,觉得没意思,开始学着去过另一种的生活。我也开始在想如果再遇到那些曾经交往过的人时,是否还会喜欢上他们。

我们在面对感情时,往往会陷入误区。遇到一个不错的人,吃了几次饭,看了几场电影,觉得还算聊得来,觉得ta对我很好,就开始不断催眠自己说:“我很爱这个人,我要和ta在一起”。然而,可能只是因为寂寞。

我喜欢你,不应该是因为你陪我吃饭、聊天、看电影,啪啪啪,而是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抛开依赖和陪伴,你还能说出你想和ta在一起的理由,或许才是真正的喜欢吧。

我是个双性恋,感觉自己处于很尴尬地位,既不是直的,也不是gay。我曾经因为害怕以后结不了婚,怕没有女生愿意和我共度一生而选择逃避自己。现在,我不再畏惧这件事,因为我知道我一个人可以活的很好。我会把自己变到最好,然后,祈祷可以足够幸运遇到那个真正喜欢的ta。不求那个人时时陪伴我,也不要求我们最终有怎么的结果,只希望ta的出现让我的人生曾经完整过。

感谢那些男孩教会我成长,教会我什么才是真正喜欢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