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Email:
 密 码:

同志,你的歌单掉了

作者:colin

《尚书.舜典》有云“诗言志,歌咏言”。《诗大序》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可见,歌所咏即为诗所言之志,亦即“歌言志”。

说这么多,我只是想得出“歌言志”这一结论,然后把它曲解为“歌曲所唱为同志心声”。

对,我就是这样一个意淫名著的人。

 

玩笑归玩笑,可遍观乐坛,表达同志感情的歌曲或立场的歌曲,历来不是主流乐坛的创作素材。虽然数量上不占优,可它们却如天边星辰,点亮了乐坛天空。最近这些年来,更多的音乐人站出来为同志群体发声,同志题材在乐坛的地位也有蔚为大观之势。与同志电影的各路大号动作频频相比,乐评人却鲜有盘点同志音乐佳作,这让浸淫同志音乐的我不禁感到有些失望。

不是专业乐评人,甚至五音不全的我不禁想要盘点一下我心中的同志歌曲。

反正又不要我唱。

 

一般来说,考虑到完整性,这类盘点都会从历史上说起。鉴于我后的年纪,我果断放弃这一路数,那我就从歌曲的主题上进行梳理吧。

说到同志题材的文艺作品,不论是小说,电影,诗歌还是音乐,绕不过去的一大主题始终是“苦难与迫害”,就像是《平常的心》里的那场“同志瘟疫”,就像是《》中那团熊熊燃起的火焰,就像明年上映的电影《秘爱的天空》里面那对因为相爱而被绞死的花季少年。

苦难而后一大主题便是“隐秘与禁忌之爱”,无论是暗恋之苦还是地下恋情,那一份说不出的爱带来的纠葛反复出现在不同形式的作品中,述说着不同时代的相同故事。这可能是《莫瑞斯》中那段克里夫和莫瑞斯在剑桥的一见钟情,也可能是《死于威尼斯》中托马斯·曼笔下的可望而不可即的完美少年。

面对现实的残酷,积极乐观的歌曲也是同志音乐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些欢快的节奏,有力的节拍,陪伴无数同志度过了痛苦的岁月。那是《I Will Survive》里对生活的坚持,那是《Rise Like A Phoenix》中的浴火重生。

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文艺作品,什么时候同志群体能够平静地讲述我们的故事,也许平等才真正地到来。我们记录生活的琐碎,相爱的细节。没有抗争没有噩梦,我们只是作为一个人的角色讲述着我们凡俗的生活,寻常的爱恋。像是《寻》,像是《请喜欢我》,像是《分手后》,像是各类影视作品和游戏中涌现的同志角色。这类题材这两年的转变,让我们惊喜,也让我们感叹。

言归正传。

几年前我听到当爷Adam Lambert这首《Outlaws Of Love》,几乎失声哭泣,那种无力感被当爷的声音无限度的放大,最后融成了天地之大却无处容身的无助的悲剧故事。

 

Everywhere we go, we’re looking for the sun

浪迹天涯,只为找寻一缕光明

Nowhere to grow old, we’re always on the run

无处终老,此生注定在劫难逃

 

我们往何处去,哪里又是我们的容身之所。这个问题,困扰了一代又一代的同志们。哪里没有歧视,哪里又是我们生活的乐园。

《断背山》里杰克的人生理想是找一个伴侣,找一个农场,共度一生。可在埃尼斯的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是童年记忆中那对被打死的同性恋人,在他的世界里,那个伊甸园,在他爱上杰克之前,就已经毁灭在了父亲的砖头之下。

没有阳光的日子里,我们都是爱的囚徒。在黑暗中牵手,接受世俗的野蛮的约束,就像尚雯婕《紧箍咒》中唱的:

 

紧到会箍死 痛造就趣味

恋爱见光死 委曲于天地

金刚圈金刚圈令万物那样驯服

蜘蛛精蜘蛛精被灭绝锁在牢狱

黑风山黑风山大地上压著灵肉

禁锢另类发育

 

作为大陆屈指可数的公开支持同志的艺人,尚雯婕一直让我很是尊敬。虽然她的歌曲褒贬不一,至少,她在做,这就已经很了不起。这首粤语歌不甚流行,却道出了同志的辛酸。加之以粤语的表达方式,更是有一份古风大意。借以紧箍咒典故,比喻同志恋人被世俗之束缚,意味深长,配之以快速的咬字与金属感十足的节奏,仿佛下一秒就要挣脱的感觉呼之欲出,令人抖擞。

由于华语乐坛的特殊性,相关题材的音乐总是点到即止,从不戳破,仿佛窗纱后的烛火,光影荫翳,倒多出一份韵味出来。这其中黄耀明的《禁色》可谓经典。与林夕剪不断的关系,黄耀明也许更能唱出夕爷的心吧。

 

愿某地方

不需将爱伤害,抹杀内心色彩

愿某日子

不需苦痛忍耐,将禁色尽染在梦魂外

 

愿某地方,这一地方也许便是《Outlaws Of Love》用尽一生去寻找的地方。现实之中,无数同志活动家用自己的声音,用自己的行动,甚至用自己的生命,将这船头调转,驶向自由平等之地。虽然离这一理想的世界还很遥远,但只要我们不停下抗争,光明终究会驱逐黑暗。

在西方的同志音乐中,一个不可缺少的角色便是上帝。由于《圣经》中对于同性恋的批判,同性恋者在基督教国家曾经饱受压迫。但是由于对于教义的解读渐渐不再盯死文本,当今世界对于同性恋较为宽容的地区有相当大的比重为基督教国家。但是,现实之中仍有人以上帝作为标枪,攻击同志人群。同时,信仰基督教的同志们也会面临信仰与性倾向的挣扎与煎熬。

Mika在《No Place In Heaven》中唱到:

 

I don't know where to go if I should die,

我不知自己死后灵魂将去向何方。

There's no place in heaven for someone like me,

天堂中没有我的一席之地。

Won't you open the door and try me once more,

您会否打开天堂之门,再给我一次机会?

'Cause there's no place in heaven for someone like me,

天堂中没有我的一席之地

 

Mika在一次访谈中坦言,因为同性恋的身份,他在小时候饱受欺凌,也给他的童年留下了阴影。这样的经历似乎和他轻松欢脱的曲风很是不搭。他说:我总是尝试着用欢乐的曲调唱一些严肃的故事。也许,我们能从这首歌中窥见一二。

上帝说,同性恋是不能进入天堂的。

反复地吟唱 “There's no place in heaven for someone like me”,唱出了他对于身份认同的疑惑,也唱出了无数深陷其中的人的心声。

但是,在迷惑之后,也有人找到了答案。

戳爷Troye Sivan,从一个Youtube翻唱网红,到如今红遍欧美的新生代歌手。他十几岁时便在油管上出柜,在他之后,更是有十几位年轻网红追随他的脚步勇敢的出柜。他说:我们这个年龄段需要代表性的人物。看着他这一步一步坚定地发声,我相信同志运动的脚步不会停下。

在他的《HEAVEN》中,他唱到:

 

Without losing a piece of me

没有失掉部分自我

How do I get to heaven?

我何以奔赴天堂

Without changing a part of me

没有改变部分自我

How do I get to heaven?

我何以奔赴天堂?

 

就像Mika一样,他也曾在性取向和信仰之间挣扎。

我如何能够进入天堂?我是否要改变自我?

但是,这挣扎的最后,带着一丝犹疑,他勇敢地唱出:

 

Maybe I don't want heaven?

或许我无意造访天堂?

 

或许,我无意造访天堂?

这一句,虽然不甚坚定,但是在我看来,对于一个纠结于信仰的人来说,无异于火种出现在了世界。

或许,我无意造访天堂?

我在Hozier的《Take Me To Church》中找到了呼应。

 

My church offers no absolutes

我的教义里没有绝对真理

The only heaven I'll be sent to

对我而言真的天堂

Is when I'm alone with you

就是与爱人相伴

I was born sick, but I love it

我天生残缺 但我乐意

 

对我而言,与爱人相伴,就是天堂。

这句话道出了一切以宗教为名施加迫害的可笑之处,为了带给人民心灵的安静与灵魂的平安的宗教为了千年之前的教义而去迫害现实之中相爱的人,无异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对我而言,与爱人相伴,便是天堂。我生而残缺,但我并不以此为耻。

真正的生活不是依托于一个死后允诺之上的假象,而是你是否活在当下。如果我们因着一个教条而放弃我们的生活,皈依虚无的未知,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自由,我们完全失去了我们的生活。

就像费尔南多·佩索阿所写的:

 

你不喜欢的每一天不是你的:

你仅仅度过了它。无论你过着什么样的

没有喜悦的生活,你都没有生活。

 

在《Outlaws Of Love》中,无处可归的爱人们面对世人的嘲讽,终于坚定地唱出:

 

They say we’ll rot in hell

                                                     世人唾我们万劫不复

but I don’t think we will

但我不相信

They’ve branded us enough

不相信他们的论断

Outlaws of Love

禁忌之恋

 

我们已经被污名化太久了,这污名包含了太多的荒谬与无知。就像《Take Me To Church》所讽刺的那样:

 

Take me to church,

带我去教堂,

I'll worship like a dog,

我会像只忠犬,

at the shrine of your life,

将你的谎言奉若神明

I'll tell you my sins,

供诉我的所有罪孽,

and you can sharpen your knife,

你大可磨刀霍霍,

Offer me that deathless death,

我的亡魂将永存于此,

 

《Take Me To Church》的歌词无异于一首诗,对于教堂的讽刺,像一把剑,刺向那些死守教义的人的恐同人士。在Hozier充满戏剧感的演唱之下,这荒谬的故事仿佛音乐剧一般徐徐展开。如果辅以MV,那烈火中的同性恋人,那殴打与相爱交织的画面。你会看到这世界的荒诞与惊悚。

Hozier在一次采访中说:Take me to Church是一首关于性的歌。有些组织透过宗教歪曲事实,教导人们性爱是羞耻的,甚至是对上帝不敬的,这首歌要你抛开教条,找回自己,找回人性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同时歌曲MV也是对最近全球出现的针对LGBT的暴力活动的反击,特别是最近发生在俄罗斯的反LGBT事件。

这首歌曲被提名当年格莱美年度歌曲,可见其反响之热烈。

在歌曲的最后,他唱到:

 

There is no sweeter innocence than our gentle sin

我们犯下的罪不过是无辜者的温存

In the madness and soil of that sad earthly scene

满布疯狂之下,漫撒悲土之间

Only then I am human

彼时 我才是你们所谓的正常人

Only then I am clean

唯此 我才能洗净你所谓的罪孽

Amen. Amen. Amen

阿门

 

这里,他道出了这迫害的真相:我们犯下的罪不过是无辜者的温存。而一切的一切,只是要让我们变得像他们一样。

党同伐异,所谓的正常人,都变成了一样的人。就像福柯对于精神病的论述,这世界对于少数群体的的恐惧深入骨髓,但是,历史在进步,我们一步步脱离兽性而进化为人便是在摆脱这可怕的本性。就像我们一步步从水中走出,构建社会,构建道德,构建对于多元文化的认同,对于少数族群的尊重。我相信终有一天这些东西会成为自由平等一般的普世真理,成为这世界发展的基柱。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今,反映乐观不屈精神的歌曲,不论是否专为同志而作,都在同志中广为流传。

在《平常的心》《沙漠妖姬》多部LGBT题材电影中出现的《I Will Survive》,就是这样一首讲述坚强与勇敢的歌曲

 

Did you think I crumble

你以为我会走向崩溃吗

Did you think I'd lay down and die

你以为我就会倒下就会死去

Oh no not I will survive

哦不,我会幸存下来

 

歌词是否为同志而写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首歌曾经鼓舞了无数同志们在黑暗的日子集坚强的生活,它也曾作为主题歌曲被多个女同运动所采用,可谓影响深远。

同样的Mika《Good Guys》也表达了类似的情感。

 

If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即使我们被世人批判指责

it doesn't change who we are

也无法改变我们寻求真爱

'cause some of us in the gutter

因为还有一些人在黑夜里

are looking up at the stars

仍然仰望着天空上的星星

 

歌词化用奥斯卡·王尔德这位文学史上最毒舌的GAY的名句:身陷沟壑之中,依然仰望星空。

这句话是多少人面临生活的窘境所依然相信的人生信条,这句话又被多少学子写进高考作文企图表现自己的文学素养。

无论如何,纵然暗夜无边,光明终将到来。

在这首歌中,Mika如数家珍地表达了对于人生引路人的感谢,这些人如同前行的灯塔,照亮着依然在黑暗中前行的人的道路。

 

Thank you Rufus

谢谢你,鲁弗斯

Thank you Auden and James Dean

谢谢你,奥登和詹姆斯 迪恩

Thank you Emerson and Bowie for my dreams

谢谢爱默生和鲍伊,一直支持我的梦想

Wilfred Owen, Kinsey, Whitman and Rimbaud

还有威尔弗雷德 欧文,金赛,惠特曼以及兰博

Thank you Warhol, thank you patience

谢谢沃霍尔,谢谢你的耐心

Thank you Porter and Cocteau

谢谢波特和库斯特

 

这里面出现的Rufus Wainwright是加拿大同志民谣歌手,他的歌曲被《断背山》、《同志亦凡人》、《拉字至上》、《历史系男孩》等同志影视中影响深远的剧作引用。W.H.Auden是同性恋现代诗人;James Dean是"垮掉的一代"代表,无数同志的梦中情人;Ralph Waldo Emerson著名美国文学家,美国精神的开创者;David Bowie是双性恋摇滚歌手 ;Alfred Kinsey 是美国性学家;Whitman美国诗人,其《草叶集》中有多篇诗作歌颂同性情感。这些人,是同志殿堂中偶像,也是西方文化中同志形象的代表,对他们的缅怀,也是对自我,对社群的纪念与期待。

 

说到表达积极乐观人生态度的歌曲,不得不说的是擦妈Christina Aguilera的《Beautiful》。

嗯,这首歌真的是,听名字就像是为我们写的。

当之无愧的基佬圣歌之一。

那还是十几年前,擦妈声音旋转跳跃,讲述了一个勇敢做自己的故事。如果你不信,某云音乐下面的评论区短篇故事精选集,可以随歌曲同时服用。

 

I am beautiful no matter what they say

流言蜚语哪又如何,我活得照样精彩

Words can't bring me down

他们无法将我击倒

I am beautiful in every single way

我是那么的无懈可击

 

今年令全世界扼腕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奥兰多的同志酒吧枪击案了,这场针对性少数群体的谋杀令人悲愤,枪手深柜的身份渐渐浮出水面后,我想说,同性恋不是病,那些对于同性恋的歧视造成的心理扭曲,才是真正的疾病。

在枪击案后,Sia发表歌曲《The Greatest》鼓励同志群体坚持下去,乐观生活。这首歌曲的MV由Sia的天才伴舞带领48名舞者共同表演,代表了在枪击案中丧生的49名遇难者。伴随着Sia高亢的嗓音,这首歌可谓是为枪击案后布满灰霾的天空带来一丝亮光。

 

Uh-oh, running out of breath, but I got stamina

虽奔波劳累 喘不过气,但我仍容光焕发

And I need another love to be mine

我需一份归属于我的爱

Cause I, I got stamina

因为活力无限

Don't give up; I won't give up

我绝不放弃 绝不放弃

I'm free to be the greatest, I'm alive

我纵情铸就最伟大的自我 我仍不卑不亢存活于世

 

而歌词中更是动情的唱出:我纵情铸就最伟大的自我,我仍不卑不亢存活于世。

在灾难之后,只有我们更好地活着,更加有力的抗争,才是对死者最好的祭奠。

与枪击案相关的,不得不提的另一首歌是水果姐Katy Perry的《Rise》,这首歌本身里约奥运会的加油歌曲之一,似乎与同志群体并不相关。但是,在一期艾伦秀上,艾伦采访了奥兰多枪击案的一位幸存者,他说,正是这首《Rise》陪伴他度过了枪击案的阴影,坚强的活了下来。而Katy Perry也来到了现场,与他相拥哭泣。那一场景,我看了许久,也许对于一位歌手来说,这是对于其作品最大的肯定吧。

 

This is no mistake, no accident

不会有遗漏 不会有意外或偶然

When you think the final nail is in, think again

你得再好好想想 是否我就真的输掉了一切

Don't be surprised, I will still rise

别太惊讶也请你擦亮眼 我依然在迎难向前

 

面对挫折与无解,我依然迎难而上。

不要纠结于命运的不公,努力地让未来好起来啊。这就是我们的人生道路,既然不可回头,那为什么不一路向前,用手中的这一副牌打出最好的结果来。

这是我们要面对的问题,这也是每一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我们可能因为某些方面异于主流,可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都面临着自己的问题。如何正视这现实,发现细微之处的美好,一点一点的拼凑出自己的生活,是我们每个人都要去面对的课题。

也许佩索阿给了我们很好的建议?

 

幸福的人,把他们的欢乐

放在微小的事物里,永远也不会剥夺

属于每一天的、天然的财富。

 

在骄傲的欢呼声日渐响亮的今天,许多支持同志的艺人也纷纷发声表达挺同立场。前一段时间,台湾的同志音乐会,台湾艺人纷纷上阵,呼吁婚姻平权。反观大陆,寂静无语。演艺圈向来走在挺同的一线,在这一方面台湾音乐界确实做的要漂亮得多。苏打绿,蔡依林,张惠妹,萧亚轩等一大批艺人为之奔走,为台湾的同志运动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这其中,张惠妹和蔡依林又尤为出众。作为华语乐坛两大Gay Icon,张惠妹和蔡依林的演唱会可以说是同志的集散中心。而两位也都有明确挺同立场的歌曲问世,支持同性平权。

那首堪称华语乐坛同志国歌的《彩虹》由张惠妹的御用制作人陈镇川作词,《彩虹》原名为《我的同志男友》,是张惠妹唱给她周围的同志朋友一首歌曲。里面的:

 

我们的爱很像,

都因男人而受伤,

却又继续碰撞

 

可谓是道出了一个同志朋友最为平白却又真实的生活。

我们的爱很像,都因男人而受伤。在我看来这就是我们对待同志最大的尊重。还记得前几天北京同志中心推的那篇文章《不是因为我是同志,你就要对我好》,何时当我们能够融入互相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安宁。

就像蔡依林在《不一样又怎样》唱的那样:

 

是什么样就怎么办

非一般又怎么样

还不是照样

寻找最爱是谁的答案

庸俗地海枯石烂

世俗又凭什么为难

 

这是林夕填词的歌曲以一部女同题材的震惊亮相,虽然夕爷这首词被批草率敷衍,但是夕爷敢揽下这个活,已是亮明了立场。

这一步,踏的已经很漂亮。

刚刚过去的月,尚雯婕新专《黑金》中又新出两首单曲讲述同志故事,虽是中英两个版本,一曲两面,可是态度在那里,令人欣喜。令人吐槽的是虽然英文版由尚雯婕亲自填词,中文版夕爷也是出山担笔,可是不得不说这两份作品都少了份含蓄隽永的味道。

我还记得我当时兴奋地把新出的《Single Boy》发给一个美国朋友听,良久,他略带尴尬地说:。不管怎样,能在一首中国音乐人的歌里面听到,怎么都值了。

 

Single boy, single boy , why not be a gay?

单身男孩,单身男孩,为什么不让自己开心呢?

No more fake, no more hate, let us all be gay!

不再伪装,不要恐惧,让我们一起狂欢吧!

 

同样是最近新近发声的还有江映蓉的《Love Wins》,这首歌最先是在外网火起来的。由纽约大学的学生拍摄的一则同性虐狗视频火遍,而背景音乐便是这是《Love Wins》。贴两张图大家随意感受下。

 

是否所有相同的爱情

都会被世界孤立

这一次只想竭尽全力去证明

我不会再轻易放弃

 

平权立场鲜明的歌曲之外,讲述同志生活的歌曲亦是令人感动。相比于电影、小说中一亮相便显而易见的同志情节,歌曲中的同志情愫,却多了一份含蓄,像是诗歌中的同志情节一般,若隐若现,撩人心弦。

就像我们潜意识中都会认为爱情的主体是男女一样,一首情歌出现,除非它明确地表现了同志情感,我们都会假定这讲述的是一对异性情侣。

但是,为什么会是这样?

一首讲述爱情的歌曲为何需要强调是同性相关我们才会将之纳入同性情歌的范畴?难道那些微妙的暗恋,相爱的细节,分离的疼痛,不是真真正正发生在每一对情侣身上的故事吗?

就像我们谈起骚姆,戳爷,当爷,谈起,谈起这些才华横溢音乐人们,他们的那些作品,我们不会因为他们的同志身份边认定他们讲述的便是同志的爱情故事,不是么,全世界仍然爱他们,以能写出好作品的音乐人的身份。

我们欣赏音乐,我们向往爱情,不是因为我们是谁不是谁,而是因为,那是好的音乐,那是美的爱情。

我们的爱若是有什么不同,也无非就像在《Constellations》中唱的:

 

It's the same old constellation

这是亘古不变的星群

The stars up in the sky

夜空中星斗满布

Yeah, I've got a feeling

我似能感觉到

They're gonna look different tonight

它们今晚将别乎寻常

 

在这亘古不变的星群中,我们都是夜空中繁星中的一颗,但是因为爱情,也许他们今晚会有些特别吧。

当我们看到梦中的白马王子,就像Steve Grand在《All-American Boy》中唱的

 

I drink the moonlight from his eyes

凝望你的眼都足以让我沉醉

 

我从你的眼睛里看见了月光,这该是最美的情话了吧。

Steve Grand作为美国乡村音乐人中为数不多的出柜歌手,这首《All-American Boy》可谓是一股清流了。

 

Of all the girls and boys to look my way

这一生遇到多少俊男靓女

Ain't no body ever hit me this way

可谁能如你教我想入非非

so won't you come back with me

你何不再过来

and lay with me a while

躺着和我再闲聊时许

Be my All- American boy tonight

做我男人让我今夜美梦成真吧

baby you light my fire

亲爱的你点燃了我的激情

 

看到MV中Steve Grand被拒绝的模样,我只想说对那个American boy说,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Adele的《Love In The Dark》虽然不是一首标准的同志情歌,可是歌曲中那暗恋的心酸,却是唱出了同志与直男这一宇宙未解之谜之间的辛酸故事。

 

I can't love you in the dark

我不能在黑暗中爱你

It feels like we're oceans apart

我们之间相隔了海洋

There is so much space between us

我们之间相隔了宇宙

 

我不能再在黑暗中爱着你,我放手了。这样的故事怎么能少了骚姆Sam Smith的声音,毕竟他和男友的一场分手,让他捧回了四座格莱美。

大概很多人愿意这样分分合合一辈子吧。我不是在含沙射影。

骚姆的声音总是有一丝委屈在的,他和Adele就像是两个极端,一个俯视,一个仰视爱情。不管是《Stay With Me》还是《I’m Not the Only One》里,都有一种挽留的态度,一种追随的意志。在《Leave Your Lover》中,又是一场等待的故事。

 

We sit in bars and raise our drinks to growing old

我们坐在酒吧 高举酒杯 敬我们逝去的年华

I'm in love with you and you will never know

我爱上了你 而你却永远不会知道

 

这大概是每个gay的成长过程中都会经历的故事了吧,一场爱不可得,却又无法挣脱的暗恋故事,将我们的青春锁死在了那段美丽的却又注定无法永远持续下去的故事中。

 

You'll never know the endless nights

你永远不会了解这无尽难熬的黑夜

The rhyming of the rain

夹杂着雨声孤单的伴奏

 

这些细节的真实与可感让人无法忽视,也许这就是我们曾经的故事吧。

与这一风格截然相反的是那种大开大合的表达,单纯的抒情,却让人被裹挟在一种无法逃离的情绪之中。这一点,《断背山》的配乐可谓是教科书级别的范例。

其中Rufus Wainwright《The Maker Makes》用悠长的旋律讲述了一个在思念中挣扎的爱人的形象。

 

One more notch I scratch

我抓出又一条伤痕

To keep me thinking of you

让我无时无刻地记起你

One more notch does the maker make

上帝于是也制造了一条伤痕

Upon my face so blue

于是我满脸忧郁

 

这是杰克吗?这是埃尼斯吗?可能都是吧。但你听到这首回环往复吟唱的旋律,你会想起那对爱人的故事,那是六十年代的西部,一段二十年的爱情故事。在快节奏的今天,一段关系的发生可以很迅速,可以很激烈,可当你去看断背山下的他们,你会知道,什么是爱情。

电影中的另一首更加经典的是Teddy Thompson演唱的《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这首更加清亮,少了一份沉重,像是一次挥手时爱人的表白,像是一次还可以再见的分离,尽管这一别也许就是数年。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我不想说再见,

All I want to do is live with you.

我想要的只有与你在一起,

All I want to do is live with you,

我想要的只有与你在一起

 

除了分别的痛苦,苦恋的心酸,当我们细数生活的平淡,那也许是无数人理想的居所吧。同志歌手Chris Garneau《So Far》里,就为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布满了让人流泪的细节的故事。

 

We've ruined all the new pots

想起我们曾经一起准备吃的

and the metal in the egg crate cots

却弄坏所有新锅和锡箔的蛋床

But we haven't missed a good day of television yet so far

但是我们从未错过依偎在电视机前的安静时光

 

We leave out the milk and it rots

放在一边被遗忘的牛奶

and the mayonnaise that we get from Tops

和蛋黄酱一起慢慢腐坏

But we haven't missed a day of eating good food yet so far

但是我们从未错过一起享受美食的甜蜜时光

 

轻轻的低语,絮絮地吐词,安静,与世无争,就像在和一个老友闲聊自己的生活。虽然歌曲是一个追忆往昔,思念爱人的故事,我不知道别人听到这样的音乐想到了什么,我的脑海里浮现了这样两个画面。

第一张是挪威红遍天际的《SKAM》,Even和Isak坐在窗台上,下午阳光很好,少年很美。第二张是电影《单身男子》中的一幕,汤姆·福德拍出了我见过的最美好的一幕。一个晚上,两个人斜倚在沙发的两端,安静的做着各自的事情,间隙时偶尔看对方一眼,你知道,他就在那里。

大概电影看多了的人总是找不到对象的吧。

同志歌曲中,最为美丽的部分大概要属于那些唱出自我的歌曲了吧。

歌手HUSH作为台湾乐坛新生代中才华横溢的一位,不仅早早出柜,而且积极参与到同志平权运动中去。他在《同一个答案》中唱到:

 

就让他们去猜

就让我们愉快

有谁还能无视爱的存在

就伸出你的手来

拥抱你的爱

拥抱你的爱

 

伸出手来,拥抱你的爱,有谁还能无视爱的存在。HUSH的歌曲风格多变,这首《同一个答案》将他嗓音的干净与渐渐宏大的背景融合在一起,唱出了一种无所畏惧的放肆之爱。让我想起了Tom Odell《Constellations》中的那段:

 

I'm gonna sing it out, sing it out,

我将引吭高歌

Sing every single word

声声入骨

 

唱出自己,表达自己总是不容易的。但是,就像《无声告白》说的那样,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我。这就是我们的人生道路啊,为何不去展示你真正的色彩呢?

真正的色彩,True Colors大概是音乐作品中一个经典的母题了吧。浩如烟海的《True Colors》中,我最喜欢的有两个版本。是否为同志所写已经无关紧要,在我听来,它们真正唱出了同志心声。

稍早一点的是Cyndi Lauper在1986年创作,这首歌曲发表后的几十年,被无数歌手翻唱,包括Justin Timberlake,Tom Odell,美剧《Glee》中也有翻唱。舒缓的音符,充满爱意的口吻,让人感到温暖,让人看到生活的希望。无论经历怎样的非难与痛苦,你知道,会有一个人站在你的背后,一路支持着你,鼓励你。

 

It's hard to take courage

能鼓起勇气有多不易

In a world full of people

尤其是在这茫茫人海中

So don't be afraid to let them show your true colors,

所以 别怕展露你的本色

True colors are beautiful like a rainbow

本色如彩虹般绚烂

 

你的本质如同彩虹一般绚烂啊,不要害怕别人的眼色。

如果说Tom Odell的版本如同挚友对你的真心表达,那么Zedd的《True Colors》则是自我的剖白之歌。

我的人生从未虚度,我又何惧你的眼光,我要自信地展现我的色彩,你看,它难道不比彩虹绚烂吗?

 

All my life, one page at a time

凡尘人生,细细品阅

I'll show you my, my true colors

我会向你展示,我的,我灵魂的真正色彩

I won't apologise for the fire in my eyes

我不会为我眼中燃烧的渴望致歉

Let me show you my, my true colors, it ain't no rainbow

让我向你展示我的,我灵魂的颜色,难道比不上彩虹多彩吗

 

这两首彩虹之歌可以说是唱出了同志群体的骄傲与无畏。在华语乐坛中,这样敢于做自我而又无惧眼色的,哥哥张国荣可谓是一座标杆似的的巨星。

谁不爱张国荣?

《我》,这首应该整个大中华gay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歌曲中,张国荣唱出了自我的乐观与勇敢,也唱出了每一个坚持自己道路的人心中的独白。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每个人,都是自己到路上的独行者。

我们和他人的关系就像是路边的两棵树,或是距离很远无所瓜葛,或是并排而立枝叶相缠,可我们的根,却只是我们的根。我们的路,只是我们的路。

为何还要纠结于自己是否和别人相同与否呢?为何还有沉溺于遗憾之中?就像Lady Gaga的那首载入历史的《Born This Way》所唱的:

 

Don’t hide yourself in regret

不要将自己掩埋在懊悔和遗憾之中

Just love yourself and you’re set

去学会爱上你自己,你是那么的完美

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

我正前行在最正确的轨道上,宝贝

I was born this way

我生而如此

 

我生而如此。

我所走的道路,就是我的道路。

别再羞愧害怕,勇敢做自己吧!

 

Don’t be a drag - just be a queen!

Don’t be a drag - just be a queen!

Don’t be a drag - just be a queen!

 

关于同志的歌曲还有很多,而我所盘点的也只是我作为一个小白所接触的冰山一角。还有许多歌曲囿于主题相关度原因而未详细介绍,它们包括Troye Sivan的《WILD》《FOOLS》《TALK ME DOWN》三部曲;Mika缅怀已故Queen乐队主唱Freddie Mercury的歌曲《Last Party》; Macklemore & Ryan Lewis与Mary Lambert骄傲歌曲《Same Love》; 哥哥张国荣的《春光乍泄》《玻璃之情》等等,大家可以继续细细挖掘。

我从这些歌曲中听到了勇气、爱与希望,它们在我环顾四周无处可去时为我点亮了一盏灯。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听到这样的音乐,因为它们就是为你唱的歌。

无论你处于何种生活,无论你处于何时何地,我相信它们都有温暖你、鼓舞你的力量。

2017年到来,又会有什么同志歌曲发声?

我们一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