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Email:
 密 码:

中国粉红经济是如何引导LGBT权利运动的

 

Yu Xiaoyang(舞台表演名字:小白)正在和朋友购物,手里拿着一盒眼影。上海,2016年4月2日。约翰·艾塞尔 法新社/Getty Images

 

中国的粉红经济是如何引导LGBT权利运动的

Charlie Campbell

2017年1月11日

 

午夜刚刚降临北京,在三里屯的一家夜店里,舞台已经被石灰绿假发和碰撞的代基里鸡尾酒所点燃。舞台上,一个叫哈索尔(取自古埃及神活)的变装皇后正在很投入地假唱玛丽亚·凯莉的《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同时,穿着复古套装、留着铅笔胡子的女孩们在一旁不断地叫好。

      “现在,每个酒吧都想举行一个同性恋主题夜”25岁的Marlon说道。Marlon在北京举办了获奖LGBT活动 GLAM,并且在去年组织了这个城市的第一场变装秀。他一边搓着大拇指和食指(国际通用手势:现金),一边告诉《财富》说:“我每六个月会换场地”。“之前,可能会有一半人是外国人,但现在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参加”。

      在北京,同性恋活动已经从边缘变为这个城市夜生活的主流之一。这个人口数量最多的国家正在被迫接受不同的生活方式,至少在主要城市里是这样的。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中国急剧增长的LGBT群体(大概有七千万人),他们是商业公司无法忽视的高消费群体。


Yu Xiaoyang(舞台表演名字:小白)正在Big Queen表演——2016年3月18日在上海Icon酒吧。

 

目前,中国的“粉红经济”每年的商业价值为三千亿美元,仅次于欧洲和美国。(全球范围来看,LGBT群体每年的消费大概在三万亿美元之上)。

    中国甚至有“骄傲节”,目前已经举办到了第八届。上海骄傲节的活动包括戏剧节、电影节、骄傲跑,以及在豪华的金融中心举办的美食活动。尽管公众过去对这些活动持怀疑态度,但现在所有参与的公司都要求列名为赞助商。

      “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每年都能看到新的面孔,”联合创始人Charlene说道。她43岁,是一名半导体工程师。“我们遇到的最大的阻力是第一年的时候,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甚至我自己都是第一次参与‘骄傲活动’。一年的时间里,我们必须要硬着头皮和七八个政府部门处理好关系。而现在,我们不需要担心这些了。”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受欢迎的LGBT社交软件:BlueD。该软件拥有两千七百万用户,甚至超出了全球化的同性恋约会软件Grindr。去年,BlueD推出了直播平台,现在已经有超过十万用户。

      BlueD的CEO和创始人耿乐说:“同性恋群体的消费能力十分巨大,但总是被忽略掉”。耿乐曾经是一名警察,他还表示“我们想要告诉人们,粉红经济是非常强大的”。

      BlueD在北京最新的豪华办公室证明了这一点。敞开式的设计直接取自硅谷,往下的中间楼层是健身设备和放满红牛的小冰箱。这家公司没有隐藏自己LGBT的性质:有大概四分之三的员工是同性恋,排列整齐的电脑安置在彩虹墙壁和披着透明衣服的希腊猛男之间。即使是会议室的椅子,也都采用了生动的彩虹色。就是在这里,BlueD举办了“粉红经济创新创业大赛”,吸引了超过60个LGBT商业项目。

      耿乐告诉《财富》:“整个社会正在前进,逐渐变得更加包容,更加多元,人们开始更多地强调个人价值观”。他的身后,挂着他和中国总理李克强的合影。

      但官方的支持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16年前,BlueD 最初的前身是一个很小的网站。相比于现在已经发展成熟的软件,最初的网站因为有点有伤风化,经常被关闭。但后来BlueD良好地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缓和了官方的态度。现在,每三个月,BlueD就会提醒用户去它的一个中心进行免费的HIV检测(其中一个在北京总部的一层)。

      耿乐说:“BlueD与中国政府有着密切的沟通和交流,我们帮助社会了解同性恋群体,推进社会向前发展”。

      LGBT生活方式逐渐被接受,这促使了北京的一家名为“星引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CEO朱启明划拨十四万美元用来开发专门为同性恋市场设计的角色扮演电脑游戏。Rainbow Super Band的玩家可以选择一个化身,然后根据自己的性格使得其独特化。(其中一个化身是紧握圣经的牧师,“你认为这会有问题吗?”朱启明问到。)

      通过积极交流,玩家们可以和其他用户建立关系。玩家可以用真钱购买虚拟礼物,比如像时髦的手表或者鞋子。这也给星引力公司提供一个收入来源。朱启明告诉《财富》:“我们在为同性恋人群,做一个很大规模、很复杂的游戏,我们提供了社交游戏,这样这个群体就能够遇到有相同兴趣的其他人。”、

      然而,纵观这个骨子里自负的国家的历史时,“接受”是个相对化的词。在早期中国的文学艺术作品中,同性之间的感情是被歌颂的。但是,在革命后,当性被上升到共产主义事业时,社会变得极其刻板,同性恋曾被归为是一种犯罪。同时,在1997年的时候,同性恋依然被合法地列为一种“心理疾病”。直到2001,才改变。

 

Yu Xiaoyang(左二)在上海地铁上笑,2016年4月2日

 

当今中国,普遍想要个男孩的想法和家庭第一的观念根深蒂固,文化传统上的矛盾依然存在。尽管政府已经放松管控,但过去几十年里,独生子女政策给这些已经长大成人的一代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对于他们而言,生个孩子让逐渐年迈的父母享受天伦之乐,越来越是种义务。根据著名性学家李银河估计,这导致了中国大概70%的同性恋最终和异性结婚。

      来自家庭的压力可能以令人吃惊的方式显现出来。去年,河南省的一位男士称,在跟父母以及妻子出柜后,他挨了19天的打,并且被强迫在精神病院吃药。在家人眼中,这个37岁的男人患了“性取向障碍”,因此带他进行“扭转治疗”。

      在一些省和边缘地区,依然残留着暴力。去年夏天,尽管网络剧《上瘾》已经成为爱奇艺第二受欢迎的节目,但却在还剩最后三集的时候被叫停了。Marlon说,在他去年第一次举办的变装秀上,国内社交媒体上95%的评论内容都令人震惊。“甚至一些来自小城市的同性恋都在说这个秀很恶心,他们没有理解什么是变装秀,这是一种表演。现实反映的情况太令人难过了。”

      中国的LGBT运动不会和西方走一样的道路。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政府对官方支持范围外的组织的扩张很敏感,特别是那些以鼓动人群为基础的组织。“如果三百个人在街上一起走,就会被视为是种抗议行为,”Marlon说到,“这不仅仅是种反同行为”。

      这意味着商业和粉红经济必须起带头作用。去年夏天,有十对同性伴侣赢得了淘宝提供的免费婚礼和在加利福尼亚的蜜月旅行。作为阿里巴巴旗下运营的在线购物平台,淘宝显然觉得,即使中国法律没有承认同性婚姻,举办这样的一个活动也是可行的。本月,一位跨性别者在起诉雇主就业歧视的案件中胜诉,这个案件具有标志性意义。Marlon说:“当我们这一代长大后,所有的事情都会变的简单很多”。

      那时也将是中国粉红经济所带来的利益被兑现的时候。根据Charlene的说法,当今中国,具有高消费能力的同性恋(30岁到50岁)一般没有出柜、处在和异性的关系中。但因为现在社会接受程度相对较高,中国的一些年轻人能够在他们十几岁或者二十几岁的时候出柜,社会机制开始使得他们能够按照自己本来的样子活着。这一代人还没有发挥出他们的经济潜力。Charlene 说:“现在,中国的粉红经济依然处在一个初级阶段。但五年或十年内,你会看到它真正地繁荣起来。”可以称之为“中国LGBT的春天”。

 

——Yang Siqi,北京报道

翻译:Harry

原文链接:

http://fortune.com/2017/01/11/china-lgbt-pink-dollar-gay-market-bus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