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Email:
 密 码:

纪念崭新的开始

 

 

我是一名深柜女同志,上个月刚刚进入北京同志中心运营部工作。曾不止一次被问起,为什么年过三十还选择在一个NGO重新开始,脱口而出的答案令自己也讶异:因为我需要社群的陪伴。

 

几年前,我与女朋友确立了她主外,我主内的生活方式。在大环境并不友善的国内,倒也凭借自身努力营造了温馨的小家庭。但凡事都充满了矛盾与多面性。虽然这样的生活让两个人感到幸福,却把彼此的交际圈变得狭窄,许多问题随着我们对孩子的渴望逐渐浮出水面,比如:要做哪些检查?怎样寻找捐精者?整个过程有无法律风险?要不要先跟父母出柜?孩子出生后,如何引导TA理解多元家庭?以及,自己目前的内心,是否强大到足够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千头万绪奔涌而来,身边却连个有相同经历的人也无。压力暗涌之中,我的第一反应是:找外援。由于平时很少上微信和微博,我唯二听说过的同志社群,一个是淡蓝,一个便是北同。对比了一下两者,直觉后者更适合自己。于是没有考虑太久,我便借公开招聘实习生的机会加入了北同。

 

来到这里工作,一个显著收获是科学的认识到恐同可以给人带来多么负面的影响,下决心告别从前的自己。中心的媒体部,每天会通过公众号推送相关文章,更新国内外性少数群体动态;项目部、发展部则会定期组织观影、学术研讨会和慈善筹款等活动。对于初来乍到的我而言,这些第一手资源是最直接的学习渠道。印象最深的是关于同志身份认同的反思。国内社会对同性恋长期的污名化和漠视,导致同性恋群体对自身否定——一些人选择将认同感转移到事业上,通过物质基础的增益建立自尊自信;一些人则干脆不承认自己的同志身份(如选择形婚),以此获取作为“正常人”的归属感。这些人,包括了我女朋友,包括了我自己。久而久之,“在柜子里”使人感到习惯而安全,但有时也不禁自问:为什么原本开朗的自己会越来越恐惧社交?为什么女朋友在已经透明柜的同事和医生面前,仍会本能挡开我要搂过她的手?甚至,为什么她会觉得同性恋三个字不好听?在参加了UNDP和中心联合举办的论坛之后,通过学习Ilan Meyer教授的压力模型,终于从学术的角度找到了这么多年内心压抑的源头。

 

另一个重要收获是放下戒备,打开自我。在充分包容的环境中,每个人都可以大方谈论自己的性取向,我也一改过去的被动,在工作之余和同事畅所欲言目前的困惑,讨论备孕、育儿等话题。一些同事会把我加到相关的微信群中,方便我获取信息,更从已经顺利生下宝宝的同志家庭得到鼓励;还有一些同事会帮我梳理思路,宽慰我不要把所有问题集中到一起,不必为了要宝宝而贸然出柜。这些无私的帮助,大大缓解了我之前的焦虑情绪。

 

留学时常听人说:you act better as you feel better. 一个人只有内在先放松下来,方可与外在世界从容相处。如今切身体会,是工作中的解放自我,使得阴霾自行消散,希望自然升起。从对前路茫茫不可期,到能够给女朋友讲解同志群体的压力模型,并邀请她来中心一起交流,仅仅隔了一个多月。这期间,我只是做力所能及的工作,参与感兴趣的活动;但因为时刻有同类在身边,即使沉默着,也听得见孤独和恐惧退去的声音。

 

这或许就是陪伴的力量。

文字:然然

 

 

9月7日至9月9日腾讯公益日,北京同志中心的三大项目期盼你的支持!

《我又看到他眼中的光》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32935)

为有需要的人群进行HIV检测和筛查,为HIV感染者群体给予支持和力量。

 

项目二

 

《跨性别热线的故事》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32932)

一个周四的晚上,我准时坐在电脑前。

不一会儿,陌生的qq头像亮起,我熟练地点开它,

“你好,这里是跨性别热线,需要什么帮忙?”

 

项目三

《世界上的另一群我》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32936 )

 中心提供专业的指导,开展成长互助小组项目,为性少数人群解疑答惑

 

即使这个世界有不完美和残酷,我们也能彼此拥抱、互相取暖。

不论是否捐赠,你来,分享让更多人知道,我便知你真心。

 

有你在,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