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Email:
 密 码:

我是怎样一点一点爱上这个世界的

A面:

 

我是Kelly,和别人不同,30岁之前想得最多的事是,如何改变我的性别,成为一个女人。

 

在我两三岁的时候,父母就用开玩笑的方式问我,知不知道自己的性别。我听见自己清晰地回答:“我觉得我应该是个女孩。” 我至今记得,被父母纠正之后,我感到深深的失落。

 

到了青春期以后,身体开始发生变化,变声,胡须,以及渐渐粗糙的皮肤….它们像伤口一样提醒着我,和其他女孩子的不同。这是一个崩溃的过程。

 

男性的身体掩盖了真实的,渴望做为女性的自己,因为我开始出现重度抑郁,我无法忍受,于是大三那年,我决定去做手术。

 

做性别重置手术前需要开具很多在我看来并不合理的证明,比如“要有一年以上的易性癖的心理矫治”“要有连续5年以上的变性要求”“要我用异性的身份生活3年”…为了做真实的自己,我坚持了下来。

 

手术做了两次,花掉很多钱,幸好我得到家里的支持。经济之外,还得面临很多问题,比如心理问题、和家人的关系等等。在南京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对着电话另一端的朋友说我真的不想活下去了。她苦苦地哀求,挽留我,说如果我走了,她也会因此承受巨大的伤痛,请我不要对她这样做……

 

朋友的挽留,是我坚持的动力,并且坚持到经历重生,我是一个十分幸运的人。

 

之后我决定出国,远离已有的生活交友圈。我没有办法面对过去,想起来就觉得痛苦,不得不把他们连同过去的自己一同割舍。

 

在异国他乡,我终于以一个普通女性的身份生活,并且学习一些过去没有机会经历和学习的事。我开始化妆,了解女装搭配,和女生聊一些女生之间的话题,以女性的身份,和其他男性交往。真正做自己,让我得到快乐。时间很快过去,我思考着未来我可以做点什么。

 

我知道国内很多和我一样的跨性别者境遇还比较糟糕,有父母把自己的孩子囚禁起来的,因为觉得孩子的存在有损自己的声誉,还有的人因为跨性别身份遭受着严重的心理和情绪问题,甚至想自杀。

 

作为社群的一员,我希望可以帮助她/他们,以弱小的力量,参与到为中国跨性别群体发声改变的历史进程中来。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北京同志中心的跨性别热线。

 

B 面:

 

又是一个周四的晚上,我照例在19点前收拾好白天纷扰的情绪,准时坐在电脑前。

不一会儿,陌生的qq头像亮起,我熟练地点开它:

—你好,这里是跨性别热线,需要什么帮忙?

 

……

 

我是Hitomi,今年过完了18岁的生日。我的父亲是日本人,妈妈是中国人,父母离异后,我跟随母亲来到了北京。

 

14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跟家里人出柜,我认为自己是一名跨性别者(FTM,女跨男)。

 

妈妈说:你青春期了,这样的想法挺正常的,过两天就好了。很多人一会儿想变男,一会儿想变女,这种想法挺多的。

 

过了两年,我还是有这个想法,而且越来越痛苦。在学校不开心,和母亲的关系也没有之前的亲密。

 

母亲看到我这种状态,说:我不管你是不是性别,作为你父母,希望的都是孩子的快乐和开心。作为父母我不知道你的幸福是什么,那你就自己去找,作为母亲,我不会去反对你,然后我希望帮助你,你自己走认为幸福的路,只要你幸福就好。

 

母亲的支持,让我离成为真正的自己更近了一步。因为中学是在国际学校,同学和老师也都对我非常友好。游泳课老师说您上身穿个T-shirt就好,也可以用老师的更衣室,洗手间也有无性别洗手间能用。

 

作为一名被父母和老师同学接受的跨性别,我自己觉得非常幸运,也很感激帮助过我的人和组织。我申请并加入北京同志中心跨性别热线,成为一名志愿者,去帮助更多的跨性别朋友,也希望我的高中生活过得更有意义。

 

每周四19:00-22:00,我会准时出现在网络的一端,为另一端遇到困难需要倾诉和求助的跨性别朋友提供帮助。

 

—你好,这里是跨性别热线,我是志愿者Hitomi

—……我想自杀

—为什么?

—因为我是跨性别

—因为你是跨性别,所以父母反对了,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呢?

—我打她,我对她有暴力倾向,所以她跟我分手了

—那和跨性别没有关系

—我打她是因为我是跨性别,因为我是跨性别,所以情绪不稳定

—确实有可能。服用激素会导致情绪不稳定,但是也可以控制。我服用激素时间也很长,我一直都可以克制的。接受自己是个跨性别者以后,一定不要把自己的跨性别身份当成一个借口,说自己是跨性别所以没办法获得幸福、没法找伴侣、没法结婚、没法谈恋爱、没法工作,其实这都不是借口的。

 

类似的热线问题,几乎每天都会遇到。据2012年的调查显示,亚太地区大概0.3%的成年人口是跨性别,这个数字大概是在900万到950万之间。

 

2016-2017年间,中心的跨性别热线总共为超过100人次的来访提供了免费的咨询服务。由于人力和资源的限制,目前热线只能提前预约,而且集中在每周四的19:00-22:00进行,无法满足更多跨性别朋友在遇到困难时想要及时倾诉、沟通的需要。

 

完善创造改变,新一季的“跨性别热线”项目,我们将在阻碍中前行,增加如下服务:

 

  1. 将跨性别热线扩展至周一至周日,每天19:00-22:00点进行,为有需求及遇到困难的跨性别朋友及时提供帮助;
  2. 培养一批友善的、对跨性别问题有专业素养的热线志愿者,接线员。他们将以三个友善小天使的身份,分别代表跨性别群体中的跨性别男性、跨性别女性和性别酷儿,同时在线为有需要的跨性别人士服务
  3. 我们会保留之前的实名预约,组成跨性别顾问团。顾问团会由有经验的跨性别人士和有专业背景的友善心理咨询师共同组成。他们将公开个人信息,接受每周固定时间的热线预约。
  4. 我们将成立针对跨性别群体的法律服务专线,更好地解决跨性别相关的法律问题,如家庭暴力、扭转治疗、校园和职场歧视等问题,开放时间为周末。
  5. 我们会为以上所有跨性别热线的服务志愿者和顾问团的成员进行定期的督导

 

                 跨性别热线服务项目预算

支出项目

人数

每周

每月

每年

热线志愿者补贴

2~3

1500

6000

72000

专业热线咨询

4

800

3200

38400

项目协调人

1

300

1200

14400

法律咨询服务费

2

200

800

9600

社工督导费

 

 

1000

12000

 

 

 

 

 

热线项目宣传设计费

 

 

 

5000

 

 

 

 

 

市场推广费

 

 

 

23000

 

 

 

 

 

 

 

 

总计:

17万4千400

 

 

我们需要你

为跨性别同伴提供专业的热线咨询、法律咨询、社工服务

所筹善款将全部用于北京同志中心“跨性别热线”服务项目

 

“生为跨性别不是我的选择,可是怎么面对只有你自己可以选择。我选择和朋友,和家庭,老师们,同学们一起去面对这个问题。也希望你可以和身边的跨性别一起面对。”——Hitomi(北京同志中心跨性别热线志愿者)

 

“像你这样的人存在这世界上,让我有点喜欢上这世界了呢。”——Kelly(北京同志中心跨性别项目主管)

 

 

我想到了《小王子》里的一段话:“用心灵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质,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到的。因为你把时间投注在你的玫瑰花上,所以她才会如此重要。”

 

希望每一个真正关心跨性别群体的你们能像小王子一样,用心和时间浇灌爱的玫瑰。

 

谢谢你们。

 

 

文字:Kelly

 

9月7日至9月9日腾讯公益日,北京同志中心的三大项目期盼你的支持!

《我又看到他眼中的光》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32935)

为有需要的人群进行HIV检测和筛查,为HIV感染者群体给予支持和力量。

 

项目二

 

《跨性别热线的故事》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32932)

一个周四的晚上,我准时坐在电脑前。

不一会儿,陌生的qq头像亮起,我熟练地点开它,

“你好,这里是跨性别热线,需要什么帮忙?”

 

项目三

《世界上的另一群我》

(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32936 )

 中心提供专业的指导,开展成长互助小组项目,为性少数人群解疑答惑

 

即使这个世界有不完美和残酷,我们也能彼此拥抱、互相取暖。

不论是否捐赠,你来,分享让更多人知道,我便知你真心。

 

有你在,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