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Email:
 密 码:

出柜之后

(一)

六岁,第一次穿裙子,她觉得很舒服,六岁的她,被小伙伴当成女孩子,她也觉得很舒服。她会想到魔法,会想到交换身体,因为她太憧憬成为一个女生。但错误的躯壳让她幻想的这一切变得那么不切实际。小学时,过于内向的性格招来了大家的嘲笑和欺负,她开始隐藏自己,极力表现出男孩的样子,大口吃饭,大声讲话,走路时的步子也故意迈得很大,但她知道那不是真正的自己。“那个时候,我一直用‘双性恋’标签自己,可是双性恋不能解释我为什么想变成女生,所以我一直都在一个很苦恼的过程中去了解自己,剖析自己”。

跨性别,通常是指一个人在心理上无法认同自己与生俱来的生理性别,相信自己应该属于另一种性别。但是二十岁之前的核桃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想成为一个女生, “社会上很多信息都将跨性别者(男跨女)和人妖、卖淫联系起来。所以前二十年,我甚至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变态”。

上大学的时候,她在LGBT吧里认识了一位跨性别女生。“她是我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的第一位跨性别者,她自信幽默,长相甜美,有一份合法且稳定的工作。因为她,我才真正敢接受自己‘跨性别’的身份”。核桃相信自己完全可以以跨性别的身份很好地在社会上立足,一想到这些,她就兴奋不已,还未等到期末考试,便回到了重庆,向父母说出了自己隐藏在心中二十年的秘密。

(二)

“我向父母出柜了”。出柜是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鼓足勇气说出一切的核桃终于卸下了多年来背负的重担,但这一举动也让她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出柜那天晚上,他们的态度很冷漠,觉得我还小,肯定是受了社会上一些人的影响,以后我自己会扭转过来。但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跨性别’,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有的男生想变成女生。”核桃有些失望,父母反驳她的理由是,高中的时候她和女生谈过恋爱,所以她是男生。但如今,核桃很清楚自己是一个跨性别泛性恋。“性取向和性别认同不是一个概念,性别认同可能是男生或者女生,或者性别酷儿,你可以是其中任何一种,同时你也可以喜欢任何一种性别的人。”

出柜第二天,核桃带着妈妈去重庆一家三甲医院临床心理科做心理测试。心理医生与核桃谈完话之后,告诉她的妈妈,“你孩子的情况是完全正常的,需要改变的不是你的孩子,而是你的观念,很多人到了成家立业甚至有了孩子的年龄,依然想成为自己想要的那个性别。”核桃很感动,不仅仅因为这番话,还因为这位头发花白的医生。“她看上去年纪很大了,但能够以这样前沿的学术观点去劝说我的母亲,我很欣慰。”可,没有那么简单。妈妈听完这番话之后,丝毫没有改变。

 

(三)

出柜的第三天,暴风雨还是来了。父母找来了亲戚共同劝导核桃,劝说无效,他们便用一些极端的方式强迫核桃改变。“我妈妈当时情绪很激动,她对我扇耳光,扯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还说要和我同归于尽”。甚至有的亲戚给核桃发来短信“我要阉了你”。父母给核桃两个选择,一是留在家里当儿子,二是从这个家滚出去。核桃选择了后者。

2017年,核桃一个人在同学家度过了出柜之后的第一个春节。同时她也暂停了学业,希望在社会上闯一闯,早日实现经济独立。她找到了一份房地产工作,没过多久,就签了正式的工作合同。但是风波还未平息,父母找到了核桃的住处,想带她回家。核桃怕自己工作的地方也被发现。同时,核桃开始留长发,吃药以此来改变自己的体貌,她的胸部慢慢有了轮廓。上级多次要求她剪短头发,不要影响与客户的交流。万般无奈之下,核桃离开了重庆,来到了北京。她和一个喜欢的gay同居。但对方在精神上受不了别人侵占他的空间,两人分手。核桃尝试写小说,最终无果。高额的房租使她不得不向朋友们借钱。核桃构思的小说很像电影《云图》的主题——抗争:黑人的抗争,同性恋的抗争,被送去养老院的抗争,未来复制人的抗争,被侵略的抗争。于她而言,让社会尊重和理解个体的性别认同也是一种抗争,而她,正在抗争着。

(四)

她在一家新媒体公司找到了工作。“他们做关于情感,女权,LGBT之类的节目,那里让我感觉很舒服。我们部门一共六个人,四个人是性少数。而且他们也允许我上女厕。这可能就是未来的一条路吧”。核桃的抗争似乎有了回报,但高昂的房租仍然是最棘手的问题。“后来,我就只能使用蚂蚁花呗,除此之外,身无分文,公交卡里没钱,也不能去上班了”。走投无路的核桃,第一次向父母妥协。父母开始理解她在外的不易,在经济上给予了帮助。核桃也意识到,她应该回到学校去继续读书。

“我妈妈说了一句话让我很感动,‘你不是要当女生吗?当女生就应该……’虽然我不觉得当女生就一定要怎么样,这是一种传统的性别二元刻板印象,但是她开始从当女生的角度对我进行一些指导,我感受到她在开始接纳”。于此同时,核桃也在反省自己,“我出柜真的是太突然了,刺激到我的家人”,她开始和家人谈论更多关于学习,关于未来规划的事。经过了一年的磨合,核桃和家人的关系在慢慢变好,虽然父母还没有完全理解她,支持她,但这么久以来,他们已经认定了这个事实。但是父母总归是传统的一代,子孙满堂才是天伦之乐的表现。

这一年中,核桃也在迅速的成长,她在自我探究,思考人生的价值。“我没有想到出柜以后会有这么大的经济压力,但是我更能感受到的是一种释放,我也慢慢变得自信,按照女生的方式生活,也和男生谈恋爱,我现在就想做自己”。

(五)

2018年初,核桃成为了北京同志中心的实习生。“当我经过漫长的过程才认清我自己的时候,我更想回过头去帮助性别认知还处于模糊阶段的朋友,他们可能还在苦恼,还在挣扎”。核桃觉得如今的社会环境对于LGBT群体来说,还不算是友好。就拿厕所来说。每次如厕的时候,她都会产生焦虑,这个社会很需要性别友善厕所。“我不懂为什么卫生间一定要分性别,我觉得没有一点意义,如果说卫生间分性别是为了保护隐私,但是gay也会去男厕,拉拉也会去女厕,异性恋难道不觉得隐私被侵犯了吗?我觉得卫生间要真正的保护一个人的隐私,就应该有良好的基础设施,比如门窗,还要有人经常检查是否安装了摄像头等,而不是说单纯把人分到男、女厕就可以了。在如厕问题上,把人分成男和女是对跨性别很不友好的规定,特别是像我这样一个处于转变期的跨性别者”。

在核桃看来,很多人对跨性别者还处于很模糊的认知阶段。“很多人还是把我当男生看,就算我说我是一个跨性别者,但他们仍然觉得我是一个男的。因为一些人会用‘你的生殖器是否还在’去定义你的性别,这是一种十分不尊重跨性别者的说法。不一定每个人都要吃药或者手术,只要找到一个自己觉得舒服的程度就足够了。如果一定要吃药,一定要手术,那就是把一个人放进男女二元的刻板标签里面”。

如今,核桃一边完成自己的学业,一边在北京同志中心实习。跨性别者和普通人一样,散布在社会的各行各业,他们在好好地工作,为社会发展贡献力量。他们热爱生活,即使生活用错误的躯壳和他们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他们渴望拥抱世界,即使世界仍然不曾理解。

有人的眼中非黑即白,有人的眼中充满七彩,有人察觉得到渐变色的魅力,有人深爱着所有色彩。但愿跨性别者都有勇气“以认知性别之性,冠指派性别之身”,做自己,做最喜欢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