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Email:
 密 码:

Give Me Five一年总结|我想看到更美好的世界,我想拥抱更美好的自己

编者按:去年年初,北京同志中心推出了Give Me Five筹款活动,筹得的全部款项用于提供低价心理咨询服务,以及心理相关主题活动,来让更多的人了解心理咨询,通过心理咨询正视并拥抱自我。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为社群提供了共计四十四次的低价心理咨询,九次相关心理主题专场活动,和十次紧急心理援助服务。每个月我们都在行动的路上。我们需要感谢所有参与捐款活动的社群朋友,因为有你们的支持,我们相信世界会变得更好!

 

 

下面是我们项目的支出明细表,我们将所有抽到的款项全部用于项目支出,为社群服务:

 

 

除了提供低价心理咨询外,我们还举办了九场涉及心理咨询与性少数群体心理健康的专场活动,成果颇丰:

当我们在谈心理咨询时我们在谈什么

  • 2017年3月25日
  • 为了帮助社群更加了解心理咨询,改善心理健康状况。北京同志中心心理咨询师与大家一起分享心理咨询的范围以及适合做心理咨询的人群与问题等。

 

很高兴认识我自己

  • 2017年5月16日
  • 我们都曾经是别人的知己,替别人排忧解难,因为别人的悲欢离合而喜怒哀乐。那么我们自己呢?我们有多少时间跟自己相处,好好体会一下自己呢?

 

性少数群体压力模型与咨询常见问题

  • 2017年7月3日
  • UCLA法学院教授Ilan Meyer以及两位中心资深友善心理咨询师张真与江兰与国内60位心理学相关从业者共同探讨与性少数群体心理健康相关的问题。

 

一个性少数究竟要面对多少压力

  • 2017年7月4日
  • UCLA法学院教授Ilan Meyer与中心一起探讨性少数群体所面对的“少数群体压力”,以及肯定性咨询对减轻性少数群体所承受的社会压力的功能和效用。

 

发展基于证据的LGB 肯定性心理健康实践

  • 2017年7月7日
  • 性少数群体通常会因面临污名和歧视的威胁而威胁其心理健康水平,如产生抑郁和焦虑。研究从实证角度表明性少数群体所遭受的压力是通过认知、情感、人际三个路径最终导致了上述的负面结果。

 

教你做心理的自我照顾

  • 2017年7月8日
  • 中心特邀John Pachankis教授一起探讨当性少数群体面临特别的“少数群体压力”,即面对来自社会的污名和压力时,如何通过肯定性咨询等干预办法进行情绪调节和自救。

 

LGBT群体如何运用积极心理学探索自我

  • 2017年8月14日
  • 老师为大家介绍近年来心理学领域快速发展的积极心理学相关知识以及LGBT群体如何利用积极心理学理论更好地认识自我,更投入的享受生活。

 

 

适用于性少数群体压力的心理治疗——ESTEEM治疗模型介绍

  • 2018年1月12日
  • Chuck Burton博士通过实验、设计量表以及日记研究来了解情绪灵活性的根本机制以及其与精神健康的关联,并且将研究成果应用于解决污名化与歧视等社会问题。

春节出柜微团体

  • 2018年1月22日
  • 在外奋斗拼搏了一年,又到过年时。可对于无法说出心中秘密的你,回家过年也许是令人心烦意乱的话题。这一次,我们用团体心理咨询的方式,帮助你今年回家提升自己改变自己。

 

紧急心理救助

在这一年中心理部门联合社工及跨性别部门做了共计10次紧急心理援助,共帮助个案7位求助者及其家人。其中5位为未成年跨性别来访。

  • 1位跨性别来访因性别表达与性别认同问题,遭到家人的不合理对待,有轻生的年头并离家出走,心理主管、社工师及跨性别主管共同对其进行了三次紧急心理干预和陪伴;
  • 2位跨性别来访带着父母来到中心,通过跨性别主管及心理主管的共同咨询,父母有了对跨性别群体的正确认识,并开始接纳和理解孩子。
  • 2位跨性别来访因为父母的不理解离家出走,心理及跨性别部门对其进行了心理疏导,稳定了情绪并帮助其探讨如何应对今后的生活等。
  • 2位社群的来访,因出柜问题面临巨大的心理压力,心理部门进行了紧急的干预,在稳定情绪的基础上帮助来访意识到出柜不是一次性的事情,要让父母接纳可能需要漫长的过程,但是要有信心和策略。
  • 10次紧急干预都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并与几位来访保持持续的联系,能够看到他们在心理援助的过程中有所收获。

 

 

我们有幸收到了一位曾经接受过低价心理咨询的参与者的回访,TA给我们分享了这个项目对自己生活产生的影响与心理咨询时印象最深的时刻:

 

 Q: 最开始的时候,是什么让你想要参加心理咨询呢?

 A: 情绪低落,没有力气,有一些人际关系困扰。朋友建议说可以找咨询师倾诉一下自己的情况,然后获得一些支持。

 

Q: 心理咨询对你的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吗?

A: 在和男性咨询师工作一段时间后,发现男性交流并没有自己一开始想象的那么困难。咨询室是一个安全的环境,所以在和咨询师讲述和表达自己的经历和感受的时候就觉得非常减压。另一方面,在与咨询师梳理的过程中,自己开始发觉造成自己目前困扰的原因,变得可以承受住压力,也学会怎么调节情绪。

 

Q: 你想要从心理咨询中得到些什么呢?是否得到了呢?

A:在咨询过程中,自己得到了很多的情感上的支持,纠结的事情被理清。现在更加了解自己,在遇到现实压力与困难的时候,不会被消极的情绪淹没,而是能够比较冷静地想不同的方法来应对。

 

Q: 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最令你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感受或时刻是什么呢?

A: 咨询师非常坦诚,即使承认他能给我的帮助有限,也非常肯定我在咨询过程中的成长。另一方面,我是咨询师的第一个跨性别个案,所以咨询师在刚开始是不了解我以及跨性别人群的情况。但他非常开放和积极地去了解、接纳我。这种平等地交流和了解也让我觉得非常地有力量。跨性别群体的能见度很低,很多跨性别的朋友很难鼓起勇气去和他人交流,所以我也很鼓励其他的跨性别者做心理咨询,因为咨询师都很专业,所以除了让自己得到帮助,这也是一个让更多的人了解自己和跨性别群体的一个机会。

过去的一年里,我们为社群提供了的心理咨询服务及相关主题专场活动,让更多的社群中的朋友能够正视、面对与接纳自我,迎接更美好的人生。在接下去的一年中,我们会继续开展低价心理咨询与各种形式的心理咨询活动,来帮助更多的需要去关怀的人。在最后,北京同志中心再一次表示对捐款人的感谢!因为有你们,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