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Email:
 密 码:

是有种HOCC

今天是我们非常爱的一位老女孩的生日,她是一位关心社会的歌手、一位有态度的演员、一位坦率的斗士。请珍惜今天的内容,我们用十首你很难再找到的歌串起她的故事,不知道可以存在多久,但希望你们喜欢。


《千千万万个我》

 

“还没有回港参加唱歌比赛,赢了新秀冠军前,本菇填写‘我的志愿’时,答案可是平面设计师。”她曾经在BLOG里面这样写道。1996年参加新秀唱歌比赛,获得梅艳芳的赏识,2001年,作为梅艳芳唯一的女弟子,何韵诗发了第一张个人EP。

 

大概是因为梅姑是个有侠气的人,对朋友仗义、坚持做人的宗旨、为所有不公道发声,有相似点的人总容易相互吸引,梅家班的弟子(比如草蜢、许志安等)个个都有义气,何韵诗亦然。

 

这首《千千万万个我》,是何韵诗的情感态度。同样是为爱不怕牺牲的勇气,和杨千嬅《勇》里的一腔孤勇不同,它让我想到一些类似“一个我倒下,会有千千万万个我站起来”这样的革命宣言。

 

“谈情说爱得我牺牲过么

若果我阵亡 留给你 留给你

填好这革命情歌 延续天真的我 ”

 

这个世界不缺乏为爱冲锋陷阵的人,如果自己在感情里失败了,仍然会有相似的,千千万万个自己为了谈情说爱而努力付出。从出道起,何韵诗一直都是最会传递勇气的人。

 
《露丝玛丽》

 

2002年,HOCC2这张专辑的感谢语里,有一句“感谢玛丽”。

 

《露丝玛丽》是两个相爱的女子。从1999年在节目后台和这位“玛丽”握手开始,“露丝”自称“对她一见动心,就似本能,连提提名字也觉得吸引”。之后玛丽负面新闻缠身,被公司派去美国进修,而“露丝”则飞去美国探望。露丝与玛丽其实是很不同的人,露丝天性自在洒脱,神态里充满着对世界的热忱,而玛丽看起来神经大条,却是谨慎敏感又胆怯。她们相互支持,在人心叵测的娱乐圈成为真心的朋友。露丝把这首歌放到专辑里,告诉所有的人她们的故事:

 

“明知不会是别人,才碰上面,就懂得跟她发生,爱就爱哪管身份,吻就吻。”

 

这是何韵诗的第一首同志歌曲,作为一个刚刚出道没多久的艺人,这样的选择太过任性。可是对于何韵诗来说,喜欢就是喜欢,即使再多人反对,喜欢就要大张旗鼓。

 

《再见露丝玛丽》

 

从《露丝玛丽》到《再见露丝玛丽》,只有区区半年,顶不住压力的玛丽只能和露丝保持距离。“但面对身旁途人逼得那样近,彷徨像你还未够信心”。没有人可以责备流言缠身的玛丽是错的,她无法做到那么勇敢,她连情歌都只能唱一支《怯》,伤心时一句“我愿让你永远痛爱着我”。

 

那年这《再见露丝玛丽》拿了叱咤乐坛的第九位,全香港的电台都是她伤心的歌声,她唱:“再见,如果玛丽走了,谁人是露丝不再紧要。埋名换信,随便换个身份,准我今生平平淡淡完了。”何韵诗的前期歌曲离不开这位玛丽小姐,示爱、心酸、甜蜜,全部被她放进了歌里,变成秘密表白的话语,记录在专辑里。

 

《忘》

 

这首本来被作词人埋下了许多密码的歌。作词人有位黄姓爱人,却没有得到好的结果。据说这位黄姓爱人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黄是你的姓,红是你爱的,就当作常识”,《忘》里的这句歌词也似乎是在说当年离开玛丽的何韵诗的心情。几年后,这位作词人为杨千嬅写《芬梨道上》,间中一句歌词“风吹树,树林唯有弃掉黄”,算是给《忘》的一个回答。

 

当年的专辑里,《忘》并非是主打,也一直不算何韵诗传唱度高的一首歌。但2013年的时候,在一场名为“memento(纪念品)”的演唱会上,她在唱到《忘》的时候泣不成声。她后来说她本来想将这场演唱会命名为star cross,意思是“永远不能在一起的恋人”。她本来是最傲慢张狂的人,这位恋人她却始终忘不掉。

 

《劳斯莱斯》

 

2005年,何韵诗和哥哥以及好友一起制作了舞台剧《梁祝下世传奇》。相爱却生死相离的梁祝,在下一世都成为了男生,像是汽水瓶里被装了咖啡,再次相遇,却没有勇气在一起。主题曲《劳斯莱斯》讲述的是两个相爱男生,相比之前的《露丝玛丽》,要更加坚定果敢。“永远地忍耐,永远不出来,世界将依然不会改”,这句歌词为香港的同志群体注入了一股力量,也为何韵诗的感情带来了转折。2006年,她和喜欢了多年的女孩勾着肩,在数万人面前唱了《劳斯莱斯》。2009年,玛丽开演唱会,她连去十场。当玛丽唱《流泪眼望流泪眼》时,中间部分突然换成《劳斯莱斯》。“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一句出来,全场都在为她们欢呼。

 

老何一往无前的不畏惧让她身边的许多人都能从她身上学到如何活得更加真实。这一次,胆小的玛丽也鼓起了勇气,和她一起站在风口浪尖。

 

《红屋顶》

 

玛丽有过一首歌,叫做《黄色大门》。据说有一天作词的黄伟文问玛丽最喜欢的颜色,玛丽回答是黄色,于是便有了《黄色大门》。

 

“世界千千万万人未明白我,为这位空想家惊讶”玛丽从出道开始一直受到许多质疑,这首歌本来是为玛丽说出了许多她一直惧怕的事情,面对外界的恶意的她的态度。不久之后,黄伟文又以何韵诗最喜欢的红色为名,填了一首《红屋顶》。

 

《黄色大门》的开头是:“窗纱外,小鹿给我送支花”。

 

而《红屋顶》则是:“红色屋顶,经已在你面前,静静悬挂着,让你那小鹿避雨”。

 

作为她们两个共同的朋友,黄伟文用这两首歌为她们编织了一个童话世界作为祝福:愿你们的黄色大门和红屋顶内,永远有彩虹。

 

前段时间香港的pride parade中发放的贴纸,创意便来自于这两首歌。

 

 《青山黛玛》

 

《梁祝》一张专辑让何韵诗大火,她和哥哥何丙自立门户开了Goomusic Studio,伙同导演《蝴蝶》的麦婉欣尝试用音乐的角度去关注社会上的不同群体,于是便有了这张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粤语专辑《Ten Days in the Mad House》,中文名字和薄迦丘那部著作一样,叫做《十日谈》。

 

创作这张专辑的时候他们走进深水涉,走进青山疗养院,去了解那些精神病患者,了解现代香港人的内心。十首歌,十个名字,十个故事:《少年维特》是自卑软弱的少年、《查理淑仪》是和谐相爱的夫妻、《爱德蒙多》是被过分的爱和教育泯灭了个性的孩子……还有这首一直在我心中goomusic排行第一的《青山黛玛》。

 

《青山黛玛》的故事和青山黛玛无关,青山是香港的精神病院,黛玛是住在青山的病人。

 

Goo的音乐被全网下线的那天,我抖着手打开音乐播放器缓存里的这首《青山黛玛》。“你是有病的所以被宠爱”,她的声音一出来,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这个所谓正常的世界里真诚又有力量的东西太少了,何韵诗这个疯子,她从不迎合、从不妥协,她太过强硬又很偏激,许多人嘲笑她,说她作茧自缚,可是“常人难道比疯子更可爱”。

 

后来过了一些年,她在Facebook里回忆起这张专辑说:“其实,即使大众未必喜欢,总有人在暗中受到你的声音和文字的鼓励。这个才是做音乐的真正意义。”

 

 《痴情司》

 

我始终有一个遗憾,这个遗憾无论怎么被弥补都无法让我觉得好受,那就是我错过了《贾宝玉》。2010年林奕华重新书写了宝玉和十二钗的故事,让宝玉返回大观园。何韵诗接下了贾宝玉这个角色,身边多了一群十二钗。她想演绎一个作为中国人的悲剧,便邀请合作过《梁祝》的黄伟文为自己写了这首《痴情司》,据说和音里也有玛丽的声音。

 

“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重来也是无用”《痴情司》的歌词一语成谶,在《贾宝玉》封箱巡演不久后,玛丽公布了和师兄的恋情。之后何韵诗出柜,在采访中说:“既然公司不让我提她的名字,那我就此生不提她的名字。”从此以后,露丝与玛丽再无深交。

 

老何和宝玉其实很像,性情乖张还都带着一点痴。2013年memento演唱会最后,她唱完《痴情司》,撕破《红楼梦》走下舞台,“今世若无权惦念,迟一点,天上见”。

 

后来我来到北京,几乎看了林奕华的每一次巡演,不同的话剧,不同的主演,每到谢幕的时候我都会想念老何。

 

《是有种人》

 

2014年走到雨伞下之后,何韵诗出了这首《是有种人》。

 

其实早在演《贾宝玉》的时候,她便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我想经历巨变之后留在那里,用我坚定而且挥之不去的赤诚,去经历这一切,因为我知道,赤诚和现实注定是一场永恒的战争,我要彻彻底底地经历,成为一个战争的过来人。”

 

从出道开始的这么多年,她一直在进行着这场战争,最初为了感情,后来为了社会里的普通人,为了这个她其实一直说自己并不喜欢的香港。她是真正感谢那些为香港的发展做出努力的人,她无法对不公平视而不见,因此这场战争她不会认输。我也相信所有人最后总能看到她的可贵。

 

“是有种人,自创无数可能。哪管这叫,娱乐还是责任。独自做自我,令寂寞路更吸引。”

 

是有种何韵诗,付出了所有努力,不过为了保存自我。是很够种的何韵诗。

 

《亲爱的黑色》

 

2016年的时候,被大陆全面封杀的何韵诗,靠着集体赞助开了一场名为dear friend的演唱会,期间她一袭黑衣,唱了这首《亲爱的黑色》。

 

被来自各方的言论涂抹了一身黑色,“她的脸没了,她的手没了”,在网页里搜索她的歌,结果都只是404。被蒙着眼睛行走的人群,听不见她的声音。

 

“阳光都变黑,亲爱的你如何自白”所有爱她的人都在担心这样一个问题,于是在黑暗中的她,用这首歌回应:“感官尚未错,你自会,有办法。漆黑视野中,也没有,被杀。”何韵诗不是黑暗里的色彩,她是固执抵抗着不愿合上的一道裂口,光会透过她照耀进来,我便不自觉地看向她的方向。

 

现在想想,老何这十几年来有太多的转折。《梁祝下世传奇》让她在香港炙手可热,她却偏偏自立门户做了叫好不叫座的《十日谈》,《贾宝玉》和国语专辑为她打开内地市场,她又撑起伞,放弃了将近七成的收入,不写情歌,甚至连演唱会都需要众筹。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人,我们站在他的面前,都没有办法触摸到真实,公众人物更是如此。无论你如何评价老何,不可否认的是她确确实实活成了一个真实的人,这是她最让我着迷的地方。

 

或许到最后,我仍然找不到我的露丝玛丽,我的查理淑仪,甚至是我的劳斯莱斯,可是没关系,我早就找到了你,亲爱的何韵诗。

 

永远嚣张赤诚的一粒菇,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