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Email:
 密 码:

我该怎么“回归”属于我的性别


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务院机构改革后应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的《性别重置技术管理规范2017版》,“性别重置手术是指“通过外科手段(组织移植和器官再造)使手术对象的生理性别与其心理性别相符,即切除原有的性器官并重建新性别的体表性器官和与之相匹配的第二性征的医疗技术。”

 

通过性别重置手术,即人们口中常说的变性手术,可以永久性的改变自己的生理性别,实现心中转化性别的梦想。但是逐梦有风险,手术需谨慎。目前我国变性手术医疗市场混乱,没有统一的市场医疗标准。下面笔者将根据我国目前有关性别重置手术的相关规定和司法实践,分析性别重置手术的法律风险和一定的风险规避手段。


常见问题



Q1、我国性别重置手术的手术对象应满足什么条件?

 

 

根据我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7年颁布的《性别重置技术管理规范》,性别重置手术对象应满足以下条件:

 

(1)对性别重置的要求至少持续5年以上,且无反复过程

(2)术前接受心理、精神治疗1年以上且无效

(3)未在婚姻状态

(4)年龄大于20岁,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5)无手术禁忌证

 

除此之外,手术对象还需要提交如下材料:

 

(1)当地公安部门出具的手术对象无在案犯罪记录证明

(2)有精神科或心理科医师开具的易性病诊断证明

(3)手术对象本人要求手术的书面报告并进行公证

(4)手术对象提供已告知直系亲属拟行性别重置手术的相关证明

 

根据《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关于公民实施变性手术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关于公民手术变性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和我国司法实践,以上材料的提供会被医疗机构记录在手术对象的病历中,同时也是进行变性手术后进行户口本或者身份证上性别变更所可能需要的材料。

 

Q2、什么样的医疗机构/医生具有实施性别重置手术的资格?

 

 

我国医疗机构应满足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颁布的《性别重置技术管理规范》和《性别重置技术临床应用质量控制指标》中对性别重置手术医疗机构的要求,但在我国实践中,出于术后在身份证和户口本上变更性别的要求,在国内进行性别重置手术的手术申请人最好选择国内三级医院进行性别重置手术。

 

根据《性别重置技术管理规范》,进行性别重置手术的医师应是满足上述条件的医疗机构的医师,同时还应该满足下列条件:

 

(1)取得《医师执业证书》,执业范围为外科专业的本医疗机构注册医师。

(2)有10年以上整形外科专业领域临床诊疗工作经验,取得副主任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5年以上。

(3)独立完成生殖器再造术不少于10例(开展女变男性别重置技术的需独立完成阴茎再造术不少于5例)。

(4)经过省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指定的培训基地关于性别重置技术相关系统培训,具备开展性别重置技术的能力。

 

Q3、进行性别重置手术之后的如何进行户口本和身份证上的性别变更?

 

 

我国就进行性别重置手术之后的公民的性别变更问题并无专门的法律规定,但根据《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关于公民实施变性手术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关于公民手术变性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和我国司法实践,在我国进行性别重置手术的,“对于申请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的公民,只要其出具国家指定医院为其成功实施变性手术的证明,经县市公安机关审核后,公安派出所应予办理性别项目变更手续。”在国外进行性别重置手术的,“应当提供国内三级医院出具的性别鉴定证明和公证部门出具的公证书,或司法鉴定部门出具的证明,经地(市)级公安机关主管部门核准后,由公安派出所办理性别变更手续。”

 
注意事项
 

一、由上述可知,我国规定的可以进行性别重置手术的手术对象很严格,以必须要由有资质的精神科医生诊断后开具的“易性癖”诊断证明为合法前提。同时,根据目前我国有关变性手术的司法实践来看,为不满20岁的手术对象实施手术,无论手术对象是否同意,都将构成我国刑法上的故意伤害罪,须相应的承担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因此,无资质者不要随意擅自为不满足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有关规定的手术对象实施变性手术。

 

二、我国目前性别重置手术市场非常混乱,应该慎重选择医院,如前所述,若希望在国内进行性别重置手术,应至少选择国内三级医院,并明确各项目与正常市场价格的对比,若价格偏差较大,则较有可能为无资质诊所。

 
文本参考规范

 

1、《性别重置技术管理规范(2017年版)》

2、《性别重置技术临床应用质量控制指标(2017年版)》

3、《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关于公民实施变性手术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

4、《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关于公民手术变性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

 
本文参考案例
 

1、龚某某与上海长征医院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2)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2573号

2、龚某与某医院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2)黄浦民一(民)初字第1617号

3、田地久故意伤害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武侯刑初936号